简体中文 ENGLISH

雨仁研究

雨仁研究 > 理论研究 >

张烨:有限合伙制私募基金中有限合伙人入伙时容易产生的

有限合伙制企业作为PE的主要运作模式,由具备专业投资能力的GP(普通合伙人)与拥有雄厚资金的LP(有限合伙人)相结合,为PE的发展带来了不少活力。但是,凡事有利有弊,有限合伙企业抛开了“法人治理结构”的羁绊,给信息不对称的LP带来的风险也是巨大的。在往期文章中笔者已经梳理过有限合伙人在退伙时容易产生的纠纷点,所以今天着重让大家了解作为私募基金载体的合伙企业在设立前,投资者进入合伙企业时容易产生纠纷的导火索。
 
 
一、入伙常见纠纷
 
(一)投资者与普通合伙人签订入伙文件,未变更成有限合伙的出资人。因入伙相关文件涉及还本付息等内容而被确认为实质上的借款关系。
 
1.上海融泓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等与顾蓓君借款合同纠纷上诉案
 
(1)案情介绍:
 
关于顾蓓君与融泓公司之间建立的是何种法律关系。顾蓓君认为是借款关系,而四上诉人均认为是合伙关系。对此本院认为,首先,仅从顾蓓君与融泓公司之间签订的《合伙协议》的内容来看,是顾蓓君与融泓公司合伙出资成立艺魅投资进行经营的意思表示,但综合融泓公司出具的《募集说明书》、认购确认函、三份承诺书的内容,结合艺魅投资在顾蓓君出资前已经成立,艺魅投资原有股东及新加入股东并未重新签订合伙协议,且顾蓓君未被登记为艺魅投资合伙人的情节,顾蓓君的出资并不符合合伙的构成要件,而是更倾向于私募基金发行与认购的关系。但是,根据四上诉人所述,系争私募基金项目的设立,并未在中基协备案,融泓公司作为基金项目管理人也未在中基协登记,因此,融泓公司并不具有发起募集并管理系争私募基金的资质;加之,融泓公司在出具的认购确认函中确认认购金额和最后一期预期收益退还日期为2015年7月15日,以及融泓公司与刘建兵多次出具补充协议及承诺书承诺还本付息一节来看,更符合借款的构成要件。
 
(2)裁判主旨:
 
顾蓓君与融泓公司订立的合伙协议是名为合伙实为借贷的借款协议,顾蓓君向融泓公司履行了出借义务后,融泓公司应当按照协议的约定返还顾蓓君借款,并支付利息,融泓公司没有按约返还顾蓓君借款本金,其行为已构成违约,除应当返还顾蓓君借款本金外,还应当承担逾期还款违约责任;但是,顾蓓君主张的违约金已超出相关的司法解释的规定,超出部分,不予支持。
 
文书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审理法院: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2017)沪02民终1878号
裁判日期:2017.03.23
 
(二)投资者与基金外聘管理人或基金本身签订入伙协议,因签订入伙协议的主体错误,投资者不构成入伙,投资本金应予以返还。
 
1.北京金鸿华建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与何云涛合同纠纷上诉案
 
(1)案情介绍:
 
该案争议焦点为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入伙协议》及其附件所确认的双方的法律关系性质及金鸿华建中心是否应依据该协议向何云涛返还本金及利息。金鸿华建中心认为,双方签署的协议为入伙协议,根据协议内容及所附协议条款,双方是投资关系,故该案案由应为合伙协议纠纷。因合伙协议是指两个以上合伙人为明确出资数额、盈余分配、债务承担、入伙、退伙、合伙终止等事项所订立的协议,协议内容强调的是合伙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合伙企业以合伙协议为成立前提,要求合伙人必须共同出资、共同经营、分享收益,具有较强的人合性。而该案《入伙协议》,系何云涛与目标合伙企业金鸿华建中心签署,合伙人之间并未签署合伙协议,有限合伙人相互之间仅有资金集合的事实,并没有共同成立有限合伙、经营管理合伙企业的合意,协议内容强调的也不是合伙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分配,而是投资人投资数额、投资期限、收益分配等内容,不符合合伙的法律特征,故该院对金鸿华建中心上述抗辩意见不予采纳。何云涛与金鸿华建中心签订的《入伙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因此合法有效,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协议签订后,何云涛实际认缴了出资额100万元,金鸿华建中心向何云涛出具公告予以确认。按协议约定,何云涛认缴出资额100万元,预期年化收益率为11%,投资期限为12个月,自实缴出资之日起计算,至期末分配之日止,投资期限届满金鸿华建中心向何云涛分配实缴本金及全部未分配收益。何云涛依约支付了出资款100万元,金鸿华建中心依约支付了部分收益,现投资期限已满,金鸿华建中心尚未返还本金100万元,构成违约,何云涛要求其返还本金100万元,有事实及法律依据,该院予以支持。
 
(2)裁判主旨:
 
该院对金鸿华建中心上述抗辩意见不予采纳,金鸿华建中心尚未返还本金100万元,构成违约,何云涛要求其返还本金100万元,有事实及法律依据,该院予以支持。
 
文书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审理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2017)京01民终3287号
裁判日期:2017.05.10
 
(三)投资者与基金管理人签订的是《认购协议》,合伙人之间未签署《合伙协议》,被认定为入伙无效。
 
1.李玉梅诉上海聚昱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等委托理财合同纠纷案
 
(1)案情介绍:
 
原告与被告上海聚昱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和被告上海宏鹤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认购风险声明书》、《认购协议》、《合伙人决议》真实合法。原告已按约履行合同义务,出资1,212,000元。现被告上海聚昱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未将钱款投入约定的项目、期限届满也未按约返还投资款及支付收益,被告倪锐对原告的出资和收益承诺担保还款,但仅履行部分还款义务,两被告均构成违约。诉讼中,被告上海聚昱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和被告倪锐对原告主张的事实和诉讼请求均无异议。因此,原告要求两被告赔偿的请求,与法无悖,可予准许。经查,被告上海宏鹤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不是被告上海聚昱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普通合伙人,也未按约办理合伙企业的变更登记手续,但其在《认购风险声明书》承诺对被告上海聚昱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因此亦应对原告的上述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2)裁判主旨:
 
原告的诉讼请求,合法有据,应予支持。被告上海聚昱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被告上海宏鹤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被告倪锐应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李玉梅本金732,000元,支付收益121,200元,赔偿732,000元的利息损失(自2015年1月30日起至实际清偿日止、按年利率10%计算)。
 
文书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审理法院: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
案号:(2016)沪0106民初447号
裁判日期:2016.12.01
 
二、入伙时应注意的事项
 
(一)合伙协议的签订
 
《合同企业法》中关于合伙企业入伙的规定分别是:第四十三条:新合伙人入伙,除合伙协议另有约定外,应当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并依法订立书面入伙协议。订立入伙协议时,原合伙人应当向新合伙人如实告知原合伙企业的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第四十四条:入伙的新合伙人与原合伙人享有同等权利,承担同等责任。入伙协议另有约定的,从其约定。新合伙人对入伙前合伙企业的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合伙协议是指两个以上合伙人为明确出资数额、盈余分配、债务承担、入伙、退伙、合伙终止等事项所订立的协议,协议内容强调的是合伙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结合上述条款,投资者在入伙时应以订立合伙协议为前提,明确合同双方具有共同成立有限合伙、经营管理合伙企业的合意,才能更大程度上保证实现其入伙的目的。
 
(二)合伙协议签订主体
 
《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三条规定:新合伙人入伙,除合伙协议另有约定外,应当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并依法订立书面入伙协议。
 
第七十三条规定:有限合伙人可以按照合伙协议的约定向合伙人以外的人转让其在有限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但应当提前三十日通知其他合伙人。
 
根据上述条款可知,合伙企业之外的投资者想要加入该合伙企业,可通过两种途径,第一是经全体合伙人一致同意,并依法订立书面入伙协议,第二是在原合伙协议有相关约定的情况下,有限合伙人按约定向合伙人以外的人转让其在有限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并由新入伙合伙人与其他合伙人重新签订合伙协议,除上述两种途径外,以其他方式加入合伙企业的,法律均不认可,同时需注意,除实质入伙条件外,还需遵循严格的程序入伙条件,如提前三十日通知其他合伙人等。
 
因此,投资者在与其签订入伙协议主体的选择上应以谨慎为原则,如与错误的主体签订协议,投资者则不构成入伙,虽投资本金会予以返还,但投资者入伙的目的却不能达到,甚至会严重影响投资者的经营计划等。
 
(三)特别注意事项
 
仅仅具备《合伙企业法》所规定的内容还不能成为一个完善的、合理的、能体现有限合伙企业组织所需要的激励机制的合伙协议。在《合伙企业法》规范合伙企业运作的规则中,存在着许多“合伙协议另有规定的除外”的例外情况。因此,在设立和发起有限合伙制私募股权基金时,可以根据《合伙企业法》的例外情况的规定制定出既符合普通合伙人、有限合伙人要求又能促进私募股权基金良好运转的合伙协议。
 
为了能够制定出一个相对完善、周全且更能符合复杂的私募股权基金运作的合伙协议,在有限合伙协议中,必须注意合伙人条款、出资条款、投资业务条款、经营成本分担条款、利润分配条款及亏损承担条款、普通合伙人约束条款等核心条款的内容。

关注雨仁律师事务所官方微信

雨仁律师事务所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6号恒华国际商务中心A座422室
邮编:100045电话:+8610-58566980/1/2/3 传真:+8610-58568919
版权所有 2015-2017 雨仁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706317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813

加载中...